天洋集团债务压顶:欠杭州信托资金延期 旗下梦

原创 2020-04-09 16:43  阅读

  3月30日,杭州工商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工商信托”)官网挂出一则“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展期临时信息披露报告”,正式宣布这一项目延期。

  据了解,“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融资主体为天洋集团,项目最早成立于2017年4月6日,总规模14亿,期限3年,预期收益6.9%―7.6%,共分三期发行。

  上述项目展期,不仅意味着天洋集团在该笔信托计划到期后未能及时偿还贷款,也侧面反映出天洋集团当前可能存在资金链紧张的局面。

  杭州工商信托官网显示,天洋集团另有一笔信托融资项目为“天洋燕郊创新中心2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于2017年5月3日成立,信托规模高达34个亿,计划期限自成立之日起至2020年4月6日。

  相较于“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展期而言,天洋集团2020年4月6日到期的“天洋燕郊创新中心2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或许才是其所需面对的更大偿债压力。

  也正因为天洋集团无法按期还款,信托项目管理人杭州工商信托的兑付也迎来外界质疑。

  2020年4月3日,杭州工商信托发布澄清公告,称其于2017年4月实施了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该项目存续期内付息正常,借款人已累计归还本金11亿元,项目规模明显下降。

  不过在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累计高达48亿的信托贷款面前,天洋集团偿还的11亿元本金还不及其借款金额的四分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前身是烂尾近十年的成功大广场,天洋集团于2015年底以20.8亿元收购获取。这个项目原本由马来西亚成功集团投资开发,2005年开工建设,预计竣工时间为2008年。但此后10多年里,该项目一再延迟、停工,直到成为燕郊最大的商业烂尾楼。天洋集团完成收购后,拟斥资60亿将“成功大广场”改造成“天洋·创新中心”。

  值得关注的是,天洋集团在收购成功大广场项目过程中,还曾向杭州工商信托申请了一笔信托融资。据杭州工商信托官微显示,“天洋集团燕郊成功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首轮发行)”于2016年1月25日成立,发行规模6.4亿元,期限为12—48个月。按照项目存续期限,该信托计划已在今年1月份全部到期。

  据悉,杭州工商信托在天洋集团燕郊成功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首轮发行过程中曾指出,该信托计划募集的资金将用于对项目公司-三河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行投资,从而参与成功项目的收购及开发建设,为受益人获取投资收益。

  黑池财经通过天眼查了解到,在“天洋集团燕郊成功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首轮发行)”发行不久后,杭州工商信托便成为三河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但不到一年时间便自动退出。

  2017年4月7日,三河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又新增一位股东——天洋文创(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眼查显示,在天洋文创(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背后,亦出现杭州工商信托身影。

  2019年11月,网络传出“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天洋控股集团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股权遭司法冻结”的消息。

  随后,舍得酒业在11月19日发布澄清公告,称此事源于成功(中国)大广场(以下简称“成功集团”)和北京天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天洋集团于2015年12月26日签署了《在建工程转让协议》。

  舍得酒业指出,协议约定成功集团以20.8亿元的价格将位于三河市燕郊的“成功中国大广场休闲娱乐项目”在建工程转让给天洋集团,天洋集团按照约定将首笔转让款10.15亿元按时付给了成功集团后,经双方对交易事项的进一步确定,购尾款的金额调整为9.74亿元,但由于居民安置、阻工等经济损失未达成一致,导致天洋集团与成功集团一直协商未果。

  2018年1月19日,成功集团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诉求天洋集团支付剩余合同款9.74亿元,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正式受理该案。在此背景下,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达(2019)京03财保15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保全天洋控股集团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等资产。

  对于后续安排,舍得酒业也表示,由于保全涉及的沱牌舍得集团等几家公司股权价值已达200多亿元,严重超出涉案争议金额,天洋集团将向人民法院提起复议等方式释放出超额保全的财产。

  谈及沱牌舍得集团,不得不从几年前的一桩并购案说起。2015年,舍得酒业进行股权改制时,天洋控股经过203轮的激烈报价,最终入主舍得酒业,以38亿资金拿下舍得酒业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彼时沱牌舍得集团持有舍得酒业29.85%的股份。

  然而天洋集团的并购资金大部分是非自有资金。据天洋集团与中国建设银行廊坊支行在2016年签订的《并购融资合同》显示,后者通过理财产品为天洋集团提供融资款项23亿元,用于前者的并购项目。

  天眼查显示,在还款期限的前一天,天洋集团还向中国建设银行廊坊支行出质了价值约1.63亿元的股份,这说明当时天洋集团并未能按期完成贷款的偿还。

  不仅如此,天洋集团与控股子公司沱牌舍得集团的资金往来也存在未能及时归还的现象。2019年12月3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经天洋集团自查,天洋集团因正常业务需要与控股子公司沱牌舍得集团的资金往来未能及时归还。为保护沱牌舍得集团资产不受损失,维护沱牌舍得集团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沱牌舍得集团及其子公司于 2019 年11月 4日对天洋集团及相关人员起诉,并申请对其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 70%股权和相关人员财产采取诉前保全措施。

  不过,天洋控股与沱牌舍得集团最终选择和解,约定天洋集团或其关联方在9个月内分期偿还沱牌舍得集团及其子公司的欠款及利息等。

  据不完全统计数据,自2015年天洋集团入驻以来,舍得酒业与天洋在房屋租赁及购买产品方面,发生关联交易金额至少达1.6亿元。其中,舍得酒业购买天洋电器6074万元,房屋租赁费用累计达9929.65万元。

  近日,天洋集团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梦东方发布了2019年未经审核业绩数据。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梦东方实现收入总额1.2亿港元,同比减少24.92%;净亏损2亿港元,2018年年同期净利润则为1.6亿港元。

  从负债方面来看,梦东方同样也面临债务困境。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梦东方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高达16.36亿港元,同比增长295.17%;而同期银行结余及现金仅有4098万港元,同比下滑77.91%。

  业务方面,梦东方近几年四处花钱买地皮搞旅游。例如:2016年12月,梦东方花1.35亿买入衡南2.6万平米的地皮;2017年11月,梦东方斥资2.66亿元高价买入一块嘉兴市的地皮;2018年,梦东方又跨行业高额收购一家电影传媒公司—东方星际75%股权。

  频频大手笔高额溢价买地和收购,导致梦东方大额借债,负债率高企。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梦东方资产负债率已经由64.99%增至74.64%。

  与此同时,梦东方也在不断上演抵押质押的游戏。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梦东方账面值约40.84亿港元的发展中待售物业、25.68亿港元的投资物业、2.84亿港元的已竣工待售物业、5450万港元的物业、厂房及设备、4840万港元的使用权资产或预付租赁付款已抵押予若干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作为上述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为其提供的借贷担保。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凯发k8娱乐网址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特朗普:如有需要 可能征收高额关税来保护美国
下一篇:“云调研”+频繁举牌 险资解码选股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