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信地产易主新加坡巨头跨国“救人”

原创 2020-05-07 10:39  阅读

  吴旭,这位被CDL总裁评价为“绅士、说线号的签约仪式上,终于“喜笑颜开”。

  “他们算什么!”多年前,某报记者向时任重庆市政协委员的吴旭发问,提及龙湖发展很猛时,额头发亮的中年男人赫然怒道:“我们的发展接下来会非常快!”

  曾经夸下海口,却没能“一鸣惊人”,只作为反面的“一语成谶”,十几年过去,协信早已脱离第一二集团,甚至被东原、华宇这些后起之秀所超越。此后,股肱三大臣去职,再度卖出公司股权,吴旭的决策也频繁遭人质疑。

  4月16日,协信地产官网宣布,公司与新加坡丰隆集团旗下的城市发展有限公司(下称“CDL”或“丰隆”)完成合作签约仪式。根据公告,CDL将以现金入股方式,成为协信地产的第一大股东。图片来源:CDL文件

  交易完成后,协信创始人兼董事长吴旭的持股比例将从60%降低至29%;而原有股东绿地控股的持股比例也将从40%降低至19.99%。

  早在2019年5月,CDL就曾对外公告,将以股权和贷款的方式投资55亿元收购协信远创(协信地产平台)约24%股权。但是,上述交易并没有如期完成。

  根据其官网资料,CDL拥有超过55年在房地产开发、投资及管理经验,在世界各地建造超过43000间优质住宅,并在全球拥有410万平方英尺潜在可开发的多元化土地储备,其在伦敦的子公司千禧国敦酒店(MC),是世界最大的酒店集团之一,在全世界多个核心城市拥有超过145家酒店,而CDL的母公司则是新加坡最大企业财团之一的新加坡丰隆集团,创始人为郭芳枫。图片来源:CDL官网

  对于此次收购,CDL方面表示,“这是一项历史性的转型交易,交易预期在2020年完成。在那之后,CDL也将获得选购权,可在2022年行使,以同样的估值,再以7.7亿元购入9%的股权,把持股比例增加至60.01%,实现独家掌控协信远创。”

  曾经是渝派房企的领头羊,协信地产最终易主,多少也能看出中小房企的艰难处境。

  2011年,协信走出重庆大本营后,便一头扎进成都、无锡市场。又过了几年,公司开始向上海、苏州、昆明、三亚、长沙等地区扩张。

  自2015年起,协信转型产业地产,次年便将总部搬往上海,其触角也逐渐伸向特色小镇、不良资产重组、长租公寓等多个领域,在董事长吴旭的战略中,“去房地产”将是协信未来的发展方向。

  协信远创作为协信集团的地产平台,除了住宅开发外,还重金布局了产业地产和商业地产,旗下拥有产业地产板块启迪协信科技城集团、协信商业地产集团和天骄爱生活物业三大业务板块。

  2019年初,吴旭着手将旗下的启迪协信与协信远创合并,成立了协信地产,之前于新三板上市的天骄爱生活也在2018年退市。

  未能登陆资本市场和规模偏低,一直是挡在协信前面的两座大山。图片来源:协信官网

  实际上,吴旭为了寻求上市也曾下过一番苦功,从2012年开始,协信就踏上了上市之路,但由于各种原因,期间频繁受挫。

  2017年7月4日,狮头股份第一大股东陈海昌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1.7%的权益全数转让给了协信远创,从而将后者送上了大股东的席位,此后经过多轮增持,协信的持股比例达到25.27%,董事长吴旭成了这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

  然而由于经营不善,狮头股份被戴上“*ST”的帽子。2018年,通过一系列的股权转移,*ST狮头的股东名单中已经看不到协信远创的身影,其大部分股权也都转移到了吴旭所控制下的上海远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至今,协信通过借壳狮头股份的上市的希望已经十分渺茫。

  无法打通资本市场导致协信的规模一直都提不上去。2018年初,时任协信地产常务副总裁的张泽林表示:“去地产化对财务的影响非常大,需要再熬一段时间,如果体量再大一点达到500亿元,30%的持有型物业,会比较舒服,这个阶段付出了发展速度不快的代价。”

  根据克而瑞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协信地产的销售数据为192亿元,位列全国房企第104位。

  此外,协信重点发力的产业地产和商业地产项目,由于资金沉淀多,开发周期长,使得公司近几年现金流压力陡增。

  一位前协信管理层表示:“协信的现金流一直很紧张,而且负债也很高,超过600亿,老板想法太多变,2014年算是最好的时候了,销售200多亿,之后就没有大的增长了。”图片来源:多利农庄

  2020年1月,协信集团旗下有机蔬菜品牌“多利农庄”还被曝出欠薪、欠贷事件,导致平台陷入瘫痪、员工无法正常工作。

  同年3月9日,巨潮网公告称因兑付资金未及时到账,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信远创”)旗下公司债“16协信03”、“16协信05”、“16协信06”和“16协信08”停牌1天。

  根据债券半年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协信远创实现营业收入38.15亿元,同比增长9.55%;净利润1.81亿元,同比增长77.44%。其中,房产销售收入为34.2亿元,占营收89.6%。

  截至2019年6月末,协信远创总资产为821.42亿元,总负债649.28亿元,净资产172.14亿元,资产负债率79.04%。

  同时,公司还在积极地寻找投资方,金科、阳光城等企业都曾浮现在大众面前。尤其是阳光城,坊间传闻双方已经谈到最后阶段,但吴旭觉得协信是被贱卖,谈判无疾而终。

  诚如CDL总裁郭益智所说,“今天的合作签约来之不易,我特别累,也特别高兴。在我的事业中,这是最有挑战的投资案例之一……”

  事到如今,关于协信的归属问题总算尘埃落定,站在CDL的角度,郭益智说,“我对CDL与协信的合作非常乐观,未来肯定会实现‘1加1大于2’的战略目标”。

  吴旭则在合作会议上表示:“双方合作后,丰隆在国际资本、不动产经营方面的优势,和协信在全国化布局、团队、品牌方面的优势将迅速融合、组成一个有战斗力的新协信,实现协信的第二次腾飞。”

  从外部环境看,除非行业景气了,否则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协信很难东山再起;

  从企业内部来说,企业能够突破,实际是企业管理模式的转变。而协信没办法上市,无法低成本发债券,除了抵押其他融资方式都不行,即便抵押给到的额度非常小。

  CDL商业地产做得不错,如果在两年前未必就不能成功,可是到了今天,协信的资金问题不过只是表象,关键在于,公司的运营管理机制无法适应当下这个局面。

  在去地产化、转型产业地产的背景下,CDL控股的新协信将走向何方,尚有待进一步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凯发k8娱乐网址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凯发k8娱乐网址5月3日新闻联播要闻精选
下一篇:凯发k8娱乐网址祸起配偶?15个交易日买卖97次盈